長城動漫涉虛增凈利遭監管處罰 年報披露后或“披星戴帽”

時間:2020年05月22日 16:58:41 中財網


  被證監會立案調查以來,長城動漫(維權)(000835.SZ)就被按下“暫停鍵”,一直未有新項目公布。隨著處罰落地,該公司處境更是雪上加霜。根據證監會四川監管局披露的信息顯示,由于虛增凈利潤、信息披露不及時等問題,長城動漫被責令改正、給予警告并處40萬元罰款,實控人趙銳勇及涉及負責人共6人均被處以警告,并處3-30萬元罰款不等。

  影視行業分析師陳爍向財聯社記者指出,“長城系”企業特點非常一致,都是熱衷于并購而忽視主業,最終在商譽和債務的拖累下爆發問題。

  立案后部分處罰落地
  去年10月,長城動漫曾被監管部門認定四項違規事宜,包括虛增2017年凈利潤、未及時披露未清償到期重大債務、與關聯自然人發生的關聯交易未披露、對商譽的減值測試和信息披露不符合相關規定。

  隨后,長城動漫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幾乎同時,“長城系”三家上市公司長城影視(維權)(002071.SZ)、長城動漫天目藥業(維權)公告稱,公司實控人趙銳勇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監管立案后,長城動漫的問題被逐一暴露。根據證監會四川監管局公告,該公司此次涉及的違規內容仍集中在未能按規定披露未能清償到期重大債務、未按規定披露重大訴訟、仲裁以及虛增凈利潤等。公告顯示,2018年11月-2019年7月,長城動漫多次發生未能清償到期重大債務的情況。截至2019年4月5日,該公司逾期債務累計金額達1.098億元,占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23%。期間,長城動漫多次出現未披露或未及時披露、披露差錯等問題。

  而在重大訴訟、仲裁方面,四川監管局披露截至2019年3月7日,長城動漫共發生3起訴訟(仲裁),累計金額達到5761萬元。2019年3月11日,其又因款項糾紛引發1起訴訟(仲裁)。遲至2019年4月20日,長城動漫才對上述4起案件予以首次披露。

  “長城動漫相關訴訟集中在借貸問題,歸根結底還是資金鏈問題?!标悹q表示,國內影視公司資金鏈問題比較普遍,也在疫情沖擊下暴露無遺。但對于“長城系”上市公司主要還是自身瘋狂擴張的后遺癥,與疫情無關。

  天眼查信息顯示,2019年下半年至今,長城動漫涉及11宗訴訟和仲裁,仍以借貸糾紛、借款合同、勞動爭議為主。

  對于長城動漫相關違規問題,四川證監局責令其改正,并給予警告,處以40萬元罰款。然而,雖然該行政處罰已于5月19日公示,但截至發稿,長城動漫并未就該處罰進行信息披露。一位不愿具名的相關行業律師對財聯社記者稱,長城動漫這一做法或同樣涉及信披違規。

  連年虧損或淪為棄子
  從上述處罰可以看出,長城動漫已經多次涉及虛增利潤,但根據財報顯示,其連年虧損狀態并未改變。

  2014年7月,長城動漫操作入主上市公司四川圣達,以此實現借殼上市。在其完成借殼上市后不久,即先后花費10億元收購了七家和動漫游戲相關的公司,開始將主業轉型為動漫設計、制作、動漫游戲、創意旅游和玩具銷售等。

  但在借殼以來,其業績并不理想,僅在2015年、2017年實現盈利,2018年凈利潤虧損達4.49億元。

  “長城動漫大量欠款到期,但償還能力有限,還涉及虛增利潤。其最大的問題在于缺少作品,偏離主業,導致‘造血’能力不足?!庇耙曅袠I從業者任曉燕告訴財聯社記者。

  根據長城動漫公告,由于2019年年報審計項目合伙人、主要負責人均來自湖北武漢,無法按期開展審計工作,所以其將延期披露2019年經審計年度報告。

  但據其先期公布的2019年主要經營業績顯示,其報告期內凈利潤虧損3.66億元。5月8日晚,長城動漫在公告中表示,公司股票將可能在2019年年度報告披露后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2020年一季度,長城動漫延續了虧損態勢,凈利潤虧損1153.63萬元,但虧損同比縮窄69.65%。

  同樣面臨“退市風險警示”的還有“長城系”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長城影視。據業績預告顯示,2019年長城影視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1.13億元,2018年該數據為-4.14億元。

  一位影視行業投資人告訴財聯社記者,長城影視長城動漫背后實控人在集團和上市公司之間頻繁騰挪資金,對上市公司造成惡劣影響,導致投資人損失?!啊L城系’上市公司在今年的保殼壓力普遍較大,相較資產價值,或將選擇重點保殼長城影視?!?br />
  從近期公告來看,長城動漫除相關處罰通知外,并無相關主業的動作,記者致電該公司相關工作人員,對方亦表示不清楚公司近期有無大動作。而5月21日晚間,長城影視發布公告稱,其與杭州星耀視界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星耀視界”)簽訂《戰略合作協議》,雙方將就短視頻平臺搭建及網紅孵化等領域開展合作,即發展“網紅經濟”。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長城動漫在主業“暫?!钡耐瑫r,還面臨股民索賠。在四川監管局多道處罰下,長城動漫違規被坐實,多位股民選擇維權索賠。不過,國海證券分析師朱珠向財聯社記者坦言,影視行業股民維權確有先例,但意義不大,結果基本都是不了了之。

  在業內人士看來,目前長城動漫副總經理、董事會秘書已經相繼提出辭職,能否在今年保殼成功已經成為迫在眉睫的問題,而其背后的長城集團實控人趙銳勇已被“懸紅追債”,或將面臨實控權變更等問題。

  “‘長城系’上市公司問題由來已久,即使想要將長城動漫賣出,以其資產價值來看,也很難做到高價,從長城影視此前多次引入戰投未果就能看出端倪。如果可以,長城動漫只能依靠出售子公司保殼了?!比螘匝嗾f。
□ .李.丹.昱  .財.聯.社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上海天天选4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