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屏萬億元特別國債關鍵是能惠及民生促進經濟轉型

時間:2020年05月25日 08:32:20 中財網
  昨天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發行1萬億元特別國債,特別國債第三次來到了我們眼前,如何用好這萬億元特別國債,就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

  第一次發行的特別國債2400億元用于四大行資本金,極大促進了四大行的發展,第二次特別國債是針對次貸危機發行的1.55萬億元成立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完成了國外資產的投資和國內基礎設施的完善,有效促進了經濟發展。年初以來,疫情蔓延,由于實施隔離政策,經濟增速V型下跌,國內經濟秩序有效恢復,可是國際形勢嚴峻,外需內需疲軟,亟待積極財政政策刺激經濟,3月27日,重要會議再次提出發行特別國債應對疫情對經濟的影響,但是并沒有確定特別國債發行規模和具體用途,給市場帶來較大的想象空間,市場預期發行規模是1-3萬億元,政府工作報告終于揭開了特別國債的真實面目,就是規模不如市場預期,僅僅只有1萬億元,值得注意的是新增1萬億元財政赤字也與特別國債一起支付給地方政府,不得截留。市場有觀點認為如果有需要,后續還是可以追加發行特別國債的,因此規模并不重要,重要的如何用好特別國債,達到四兩撥千斤的作用。

  根據有關材料,特別國債“資金直達市縣基層、直接惠企利民,主要用于保就業、?;久裆?、保市場主體,包括支持減稅降費、減租降息、擴大消費和投資等,強化公共財政屬性?!?。并沒有提到用于基礎設施建設,只是說用于投資,這是較為正確的做法,我國基礎設施像鐵路公路等基礎設施已經較為完善,投資拉動經濟的作用邊際效應大大降低,另外中央財政向中國國家鐵路集團注資500億元,支持發行500億元鐵路建設債券用作資本金,加大沿海干線高鐵、城際鐵路和沿江高鐵項目建設力度,也就是已經有資金用于鐵路等基礎設施建設,已經沒有必要把特別國債用于鐵路等基礎設施投資。

  目前我國經濟最大問題是PPI下跌處于負值區間,內外需求較為疲軟,外需我們無法左右,與國外疫情發展有關,但是內需可以通過各種政策拉動,消費拉動經濟占比已經遠高于投資權重,2019年上半年,消費支出增長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高達60.1%,提振消費拉動經濟最為有力,如何提振消費,關鍵就是居民需要有穩定的收入才有錢來消費,保住就業才能保證居民收入穩定增長,因此特別國債一個重要用途就是保就業、?;久裆?、保市場主體,保就業的關鍵在于實體經濟能夠在復工基礎上盡量達產,畢竟復工容易達產很難,這就需要提高整個經濟活躍度,擴大消費和加大投資,加大投資既可以國家財政投資,也可以通過稅收杠桿刺激民間投資。

  上文說到特別國債不適宜用于鐵工基投資,但是可以用于新基建投資,中國銀行研究院測算,2020年“新基建”中的5G/軌交/充電樁/大數據和物聯網七大重點領域投資總規模約為1.2萬億元,新基建一方面可以保證我國5G技術保持領先地位,也可以帶動新能源汽車行業發展,同時把資金引向大數據和物聯網等高科技產業,完成經濟轉型。新基建投資不是眉毛胡子一把抓,這就需要對各地的產業群發展和各地的經濟優勢進行有效的甄別,把特別國債直接通過特殊的轉移支付機制,直達有產業優勢的市縣,扶持龍頭企業,防止雁過拔毛,特別國債被挪用占用,從而失去特別國債的功效,也需要用在刀刃上,而不是遍地開花,最后一事無成,反而造成新的產能過剩。

  目前實體經濟較為困難,尤其是中小微企業面臨市場萎縮需求疲軟資金緊張的困境,而中小微企業是就業的主力軍,18年中小微企業就業占全部企業就業人員的比重高達79.4%,占大學畢業生的50%,一個企業事關多個家庭,一個中小微企業倒閉就會帶來多個家庭失去或者是減少收入,穩住中小微企業就穩住就業,因此更需要政策扶持,扶持中小微企業一個是直接的減稅降負,降低中小微企業負擔,讓其輕裝發展,提升中小微企業活力,2019年,我國減稅降費達2.36萬億元,20年計劃為企業新增減負超過2.5萬億元,方向是正確的;其次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一直難以得到有效的緩解,可以利用特別國債進行財政貼息貸款,解決中小微企業融資貴的問題;三是很多中小微企業都是租用場地,隨著地產價格上漲,場地租金也是水漲船高,成為企業一個重要的負擔,因此對于租用場地的中小微企業還可以通過財政補貼租金的方式進一步降低中小微企業的經營成本,激活企業活力。

  盡管國家采取很多措施提振經濟,但是仍然會有部分企業關門倒閉,部分家庭收入減少甚至直接清零,向中低收入者直接發放現金消費券是發達國家的常規做法,我國人口基數龐大,全體居民發放現金并不現實,但是針對失業群體等低收入家庭,發放特別苦難補助可以提到議事日程,這個工作并不很難,我們基層工作已經延伸到社區農村,那些家庭屬于低收入困難家庭還是很容易甄別的,向這部分家庭發放特別疫情補助,既可以緩解家庭困難,也可以增加消費。對于利用特別國債發放購車補助我是不太認可的,購車屬于非生活必需品,沒有必要利用特別國債補助。

  裁員大部分都是學歷低,專業技能差的員工,因此特別國債可以利用居民失去工作的時機,對失業居民進行職業技能培訓,讓他們具有更加多元化的就業渠道,增加就業機會,也可以提升工資水平。

  特別國債就應該避免用在老的基建項目上,而是有所創新,用在經濟轉型科技創新和增加內需上面,才能體現出特別國債的特別兩字上。(杜坤維財經 )
  中財網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上海天天选4直播